<progress id="nl9vr"></progress>

          ? ?
          ?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文學
          視力保護:
          新疆印象
          來源:三公司 作者:張文 日期:2020-12-24 訪問次數: 字號:[ ]
              從2018年第一次來新疆之后,就一直想談一點自己關于新疆的認識,但由于各種原因總是沒能靜下心來,一直未能完成夙愿,直至兩個月前我再一次踏上這片蕃土,讓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說是新疆印象,其實有點牽強,因為我還沒有去用腳印丈量這里的每一寸土地,沒去感受過巴音布魯克小鎮的靜逸與閑適;沒去探索過喀納斯湖的奧妙跟神秘;也沒去體會過可可托海的溫情和浪漫。所到之地可以算得上是冰山一角,有的可能更多的印象是遠離城市的喧囂;是車輛行進間窗外或臥或行的駱駝、云骨朵似的羊群;墳冢一般延綿起伏的沙丘以及隨著微風抖動的駱駝刺。雖然這些都不比霓虹閃爍的鬧市,但卻是組成新疆印象不可缺少的精神元素。
            晚九時許,列車抵達烏市,雖然之前也到過這里,但當我再次邁下火車與這片土地親密接觸的一剎那,我的心靈還是被觸動到了。與其他大都市的斑離繁華相比,這里略顯遜色,但卻足夠溫和平實,相信仔細品讀過這里的人,神秘的新疆都回贈他一份獨特的記憶。距目的地鹽湖還有一段距離,我約好了車,拖著行李箱漫步在大街上,受疫情影響,街上沒有太多的人,兩旁的商鋪都做了防疫措施。我走上橫穿馬路的天橋,看著橋下川流不息的車輛,感受著這片土地帶給我心理的慰藉,習習的晚風夾雜著絲絲冰涼,好在還算溫柔,恰似戀人在耳邊呢喃;又好似個魔咒,縈繞在你心頭,這里的夜晚總是姍姍來遲,好似參加晚宴的貴婦,慵懶而不失典雅。車輛從達坂城駛出,兩旁的城市與村莊漸漸被甩向身后,只有那崗哨和警務站屹立在空曠的天地間。
            說來也是巧合,這次二進新疆,我身上帶著湘江大地特有的暑氣,讓我在如此短促的時間內感受到了南北文化和地域的差異,擁擠熱鬧和廣袤清涼猛烈碰撞,這讓我異常感動,更加深了我對新疆的印象。其實以前只覺得新疆很大很荒,但是當我真正去了解它的時候,我越來越喜歡這個地方,進而更想去求知我不知道的東西,甚至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所了解的知識非常的匱乏,匱乏到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語去形容它。
            這里的一情一景,一沙一石,都會讓你情不自禁的產生遐想,站在穿越沙海的公路邊上,看著眼前一團團風滾草,西伯利亞的風吹來,草隨風動,我跟草動,想象自己是一位牧羊人,趕著我的羊群;又好像一位將軍,號令著我的士兵;我隨手撿起一根木棍,在遼闊的沙丘上奮力涂畫,盡情揮灑,拋開煩惱,放空自己,頓感坦坦蕩蕩,豁然開朗。 正如蘇軾《赤壁賦》所言“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物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
            其實人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年齡對同一個地方、同一種事物的印象是不同的,就好像有時候我們會在一瞬間因為一個人而喜歡上某一座城市,又好像因為一小段零星的片段而閱覽了整部書籍,我對新疆的印象亦是如此。我生長在西北的邊陲小鎮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人們沐浴了改革開放的春風,掀起了進疆打工的浪潮,但由于長期固有的保守思想,多數務工經歷較為坎坷,因此對新疆的評價也是褒貶不一,最初對新疆的印象是赴疆歸來的父輩們茶余飯后的零碎片段;后來大街小巷播放著刀郎的《2020年的第一場雪》,從喜歡這首歌去了解這個人,了解他生活的地方,到后來上學,從書中了解新疆的歷史,感受這三千年大漠風沙,五千年西域情深的豪邁情懷。有人說這里太荒涼,我更想說這里是如詩如夢的地方,從古至今的文人墨客都喜歡在這片土地上來表達自己對萬物的暢想、對情感的傾訴,這片土地是高適的《燕歌行》、岑參的《寄韓樽》、是韓天航筆下的《母親和我們》、王蒙心里的《你好,新疆》、也是人們傳唱已久的《達坂城的姑娘》。
            在《印象中國》中有這樣一段對新疆的解說詞:人們印象中一個美麗而遙遠的地方,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地域,千百年來,來自各方的多彩文化沿著絲綢之路匯聚在這里,生長、交替、融合,之后又被傳播到更遠的地方,博大豐沃的地理環境,斑駁多姿的文化傳統,多樣的生活方式,多元的民族宗教,沉淀在這片古老的熱土上。其實這就是我對新疆的印象里最為釋懷的地方,作為一名祖國電力基礎建設的參與者,我感觸頗深,我們將來自全國各地的組件、消材、設備運輸到這里,然后開吊、澆筑、焊接、裝機調試再到整套運行,將所發電能通過輸電線路傳送到全國各地。就是這片看似貧瘠廣袤的土地,承載著國家“西電東送”、“疆電外送”工程的重點基礎建設,它以自己得天獨厚的優質資源無限輸出,不管是從古絲綢之路的交流融合與傳播還是今天能源建設的輸電工程,始終都給予人們最好的饋贈。
            從1952年毛主席號召第一批駐疆官兵“放下戰斗武器,拿起生產武器”開始,到后來十萬大軍“化劍為犁”,再后來全國知識青年援疆建疆。一批批,一代代的有志之士肩負重任,懷揣夢想,奉獻青春,為新疆建設事業貢獻力量,也給予每一位參與祖國建設事業的人們施展的舞臺,更是印證了習近平總書記新時代“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的責任與擔當。
            雪淞落于草間沙隙,是新疆冬日清晨特有的味道。瀑布般地濃霧將周圍散落的機組籠罩在一起,若隱若現,只有那一根根屹立的煙囪,致敬每一位平凡的勞動者?!?/span>



          打印】 【糾錯】 【關閉
          上一篇:
          下一篇:

          ? ?
          亚洲 自拍 色综合图 12p|欧美亚洲清纯国产综合图区|A级毛片免费视频,亚洲综合偷拍区偷拍,国产欧美亚洲综合第,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